韩国喝什么酒(韩国和声电影)

admin 6 0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和声》剧照

金允珍首位进军好莱坞成功的韩国演员,在《和声》中饰演的贞慧是一个长期忍受家暴的女人,为了保住肚子里的孩子,贞慧失手杀死了自己的丈夫,而后怀着身孕在监狱服刑。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金允珍

罗文姬在《和声》中饰演的文玉是一位艺术家,因为丈夫出轨自己助理,盛怒之下杀死了丈夫和助理,而后在监狱服刑。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罗文姬

影片开端,就引用了韩国刑法条例:当有女受刑人在监狱生产时,可在监狱抚养幼儿,直至幼儿年满18个月。待孕服刑的贞慧在监狱生下了一个儿子,取名为敏宇。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蒙太奇手法推进到1年后,也就是敏宇满1周岁的时候,文玉、孔狱警及其他狱友都在为这个小宝宝准备生日礼物。

文玉贴心地给小宝宝做了一件韩服。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善良的孔狱警也为宝宝准备了一份礼物。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其他狱友也各自给孩子准备了生日礼物。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在敏宇生日会上,贞慧为敏宇唱生日歌,但那她的嗓音却把孩子吓哭了,大家赶紧让贞慧闭上嘴。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孔狱警带头重新唱生日歌,为敏宇过生日,敏宇手舞足蹈地跟着音乐拍起手来。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抓周的时候,敏宇竟然一把抓住了孔狱警随便摆在桌子上面的手铐。贞慧看着有点失望,不知道孩子这一举动意味着什么。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为了缓和气氛,文玉赶紧说,以后敏宇是要当法官的,把坏人全部都关到监狱里。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生日会后,孔狱警拿出相机,给大家拍了张合照。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这时,正在牢房外面巡逻的方科长听到相机快门的声音,走过来看是怎么回事。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孔狱警听见脚步声,赶紧让大家将狱服穿好,自己将相机藏起来。一阵手忙脚乱之后,方科长刚好走了进来。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方科长下令检查房间,所有人都出去。所有人都到房间门口贴墙站着,只有敏宇用无辜的眼神,四处打量着。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方科长在房间里翻出了相机和照片。在证据面前,孔狱警只好老实说相机是自己带进来的,希望科长不要责怪。贞慧怕害了孔狱警,将责任都推到自己身上。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方科长将合照撕了,扔在地上,然后教训贞慧:"怎么?很生气对不对?早知这样,当初就不应该犯罪,你说是不是?"文玉在一旁帮着求情:"因为今天是敏宇的一岁生日,大家只是一起庆祝而已。"方科长:"谁让她不知好歹偏偏在监狱生孩子的?"文玉:"请说话客气点,方科长。"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方科长将所有人训斥了一顿,然后叫上孔狱警离开后,文玉将撕碎的照片捡回来仔细拼接粘贴好,还给了贞慧并安慰她不要太在意方科长的话。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而后,牢房里由来了一位新狱友由美,孔狱警交代大家要照顾一下。由美到房间里,什么也不说径自坐在角落里。胖妹上前想"教训"她一下,让她懂点规矩。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新狱友冷冷地说:"如果不是想杀我,就不要惹我!"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文玉出来打圆场,让胖妹别找人家麻烦。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小敏宇也不认生,晃悠悠地上前准备碰一下她,结果却被这个叫由美的新狱友推在地上。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贞慧抱走敏宇,生气地打了由美一巴掌。由美骂了贞慧一句:"疯子!"这句话彻底惹恼了贞慧,两人厮打在一起。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狱警来了,将扭打在一起的贞慧和由美分开。被隔离开的贞慧在梦中回忆起那个噩梦。丈夫每次喝酒回来都对贞慧拳打脚踢,一直以来贞慧都默默地忍受着,但是丈夫竟然还怀疑她出轨,连怀了他的孩子,他都不相信,想要打掉她的孩子。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为了肚子里的孩子,贞慧一怒之下把丈夫推倒,丈夫的头部严重受伤,当场死亡。贞慧也因此在监狱服刑。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被狱警关了禁闭的由美疯狂地不断用头撞击墙面,弄得头破血流,一心求死。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原来由美从小被继父虐待,后来在继父要强暴她的时候,挣扎中失手杀死了继父。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母亲看到后,不是抚慰受伤的女儿而是一味地责怪,这让由美极度失望甚至失去了对生活希望。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孔狱警将由美的经历告诉贞慧,希望两人能好好相处。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贞慧和由美回到房里,倒没有再发生冲突。小敏宇看见由美头上的伤口,还上前抱了抱这个冷冷的姐姐。由美也没有再推开小敏宇。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入狱期间,文玉给女儿写了好多信,都没收到女儿的回信,所以她决定打个电话。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电话接通那头的女儿听见文玉叫自己的名字,就说打错了并直接挂掉电话。文玉非常痛苦,自己的女儿至始至终都不能原谅自己。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某天,看守所请来了合唱团,所有人员一起接受艺术的熏陶。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事后,贞慧对合唱团的表演依旧念念不忘。她向所长提议,在看守所里成立个合唱团,因为监狱里的生活挺无聊的,希望给大家多带来些娱乐活动。方科长一直反对,孔狱警站队贞慧,最后所长居然同意了。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贞慧还和所长讨论了办合唱团成功后该给自己什么奖励,她只要求能给她和敏宇特赦假释一天。善良的所长也答应了,即使在旁边的方科长非常不认同贞慧的做法。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室友对贞慧的疯狂做法挺不认同的,她自身就五音不全,还组什么合唱团呢。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不过,贞慧决心已定,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不仅为了一天的特赦,也为了敏宇能听到自己好听的歌声。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孔狱警贴出办合唱团的告示,帮忙宣传。贞慧得意忘形地跟狱友说,如果办得成功的话,还会让她们去外面公演。这其实都是贞慧擅自瞎说的。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孔狱警听见后,赶紧让她闭嘴别说了,如果让方科长听到又得惹祸了。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因为知道文玉是音乐大学的教授,所以贞慧寸步不离地缠着文玉,让她给合唱团当指挥,可文玉对此表示毫无兴趣。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在文玉的坚持下,女儿终于肯来监狱见她,但她仍是带着恨来的。

女儿:"你知道作为一个杀人犯的女儿生活得多么痛苦多么辛苦吗?"

文玉:"难道我死了,你才能原谅我吗?"

女儿:"谁叫你死了?死了你就解脱了,给我好好活着,死一般的活着,每天都像在地狱一样痛苦地活着。"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这天,由美的母亲也来看由美了,不过由美拒绝见她。外面下着大雨,由美妈妈失魂地离开看守所。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胖妹和花子都感到很奇怪,问由美为什么不见自己的母亲,由美没回答。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文玉到看守所礼堂打扫卫生,她见四周没人,忍不住弹了起来。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故事回到当年的文玉要去日本举行演奏会。从日本回来当天,文玉没有通知任何人,径自回到家里。无意中却发现丈夫和自己的助教在家里偷情。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她不动声色,带着孩子到外面的车上坐着,等他们出来。丈夫和助教的亲密不断刺激她,她加大油门,开车撞向那两个人,还狠心地又倒车,碾压了一次。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从此,文玉将一辈子呆在看守所里,而儿女目睹自己开车撞死爸爸所以一直怨恨着她。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另一边,贞慧缠着孔狱警为合唱团弹钢琴。两人争争吵吵来到礼堂门口,意外发现在里面弹琴的文玉,很吃惊。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两人偷偷走进去,文玉弹完一曲,她们忍不住鼓起掌来。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贞慧转移目标,再次邀请文玉加入合唱团。可文玉压根就没有这个心思:"杀人犯搞什么音乐?"贞慧:"杀人犯和音乐又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贞慧不等文玉再次拒绝,直接通知文玉明天下午来到这里参加合唱团就匆忙跑开了。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文玉回头凝望着钢琴,陷入沉思,自己真的还有资格碰音乐吗?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室外活动的时候,敏宇跑到对面,抱住由美,要亲亲。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这时,四个找茬的狱友过来找由美麻烦,敏宇被她们推倒在地上大哭起来。由美要求她们把孩子扶起来。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对方气焰嚣张,由美直接动手。而对面的贞慧看见儿子被欺负,也过来帮忙,现场混乱成一团。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方科长带人解决了斗殴,然后告诉孔狱警,如果再出现这样的事情,合唱团就解散,这些人是不可能被音乐教化的,都是疯子。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不过,经过这次一致对外的打架,由美和贞慧她们的距离拉近了。因为小敏宇,最终文玉还是答应加入合唱团了,如果成功,她能帮到贞慧和敏宇获得一天的特赦假释。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选拨的时候,文玉将所有报名参加的人员都通过了,包括五音不全的贞慧。虽然敏宇听到妈妈唱歌依旧哭得厉害,但是贞慧真的很高兴自己能加入合唱团。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选拨过后,文玉觉得这个合唱团要办起来真的不会容易,因为没有一个人能唱高音的。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正讨论着,贞慧被叫到所长办公室。原来是方科长提议所长取消合唱团,所长想了想这几天斗殴的事情,也觉得有道理,将犯人聚在一起是有一定风险的。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贞慧据理力争,希望所长给大家一次机会,谁都有犯错的时候。最后,所长决定先给她们六个月的尝试时间,效果好的话就继续,不行就直接解散。贞慧听到这个答案很满意。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回房间的时候,贞慧突然听见一阵悠扬的歌声。她走过去旁边的禁闭室一看,原来是由美在唱歌。这是多么完美的女高音啊,贞慧看到合唱团的希望了。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第一次排练,大家唱得非常差,毕竟她们都没有接受过系统的训练。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结束排练后,文玉再次提起女高音的事。贞慧犹豫着,将由美唱歌的事情告诉了文玉。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于是,文玉在贞慧、孔狱警的鼓动下,找由美聊聊。可还没开口,由美就拒绝了。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由美很悲观地说:"你和我,都是在这里等死的人,不是吗?既然怎么都是死,那就安安静静地死,何必折腾死呢?"

文玉听见这话,直接一个巴掌打过去,生气地离开了。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由美再次拒绝了母亲的探视。不过,她在窗口看着母亲离开的背影,还是忍不住哭了起来。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在孔狱警的劝说下,由美认识到自己对文玉的错误态度,主动来道歉,并加入合唱团文玉让由美和她一起弹以前和女儿合奏的曲子。文玉开导由美,希望她能在剩下的时间里,笑着活下去。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这天晚上,敏宇突然生病了,贞慧赶紧叫狱警过来。孔狱警让贞慧将孩子交给她,因为贞慧不能出监狱。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贞慧和文玉一起求情,让孔狱警给贞慧戴上手铐出去,因为她想陪着敏宇身边。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幸好,敏宇经过治疗,情况好转了。为了贞慧能照顾敏宇,孔狱警还破例打开了她的手铐,因为妈妈的手是宝宝最好的药剂。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再次排练,其中一个女的不听指挥,自己唱得很兴奋。作为指挥的文玉将她叫了出来,说了她一下。那女的非常不高兴,还骂文玉。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贞慧听不下去了,上前动手打起来。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孔狱警和文玉好不容易将她们拉开。文玉告诉她们,只有打开心扉,才能唱好歌。如果将心窗紧紧关上来唱歌,这样音乐将变得毫无价值。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说完,文玉组织大家,将自己的故事坦白说出来,让合唱团的人都互相了解、理解。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结束排练后,由美和贞慧留下来打扫卫生,贞慧问由美,她这样五音不全的人能唱好歌吗?由美也不多说什么,直接帮贞慧进行一系列的发音训练。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过了一段时间后,贞慧唱歌水平大有长进,至少她给儿子唱安眠曲的时候,儿子不会再哭了,而是甜甜地睡熟了。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合唱团的排练也非常顺利。6个月后,合唱团在领导面前进行汇演。所长和局长都很满意这次的表演,合唱团欢快的歌声带动了所有狱友的欢乐情绪。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事后,局长表扬了所长管理有方,同意合唱团继续办下去。

而就在这时,小敏宇被领养的日子定下来了。方科长让孔狱警为贞慧安排一天的特赦假释,并在特赦的那天,将敏宇送到福利院。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孔狱警将消息告诉贞慧,再次问她,是否有亲戚能领养敏宇,这样以后还有相见的机会,否则敏宇就只能让陌生人领养了。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可是,贞慧觉得自己以后没有颜面再次出现在孩子面前,还是决定让他给陌生人领养。

文玉知道后,安慰贞慧。贞慧假装坚强,说自己早就有心理准备了。哪个母亲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获得更好的教育呢?贞慧也不希望因为自己耽误了敏宇。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分别的那天,胖妹抱着敏宇一个劲地哭。其实,最舍不得敏宇的是贞慧。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贞慧给敏宇换上新衣服、新鞋子,抱着他走出监狱。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合唱团今天的气氛,分外的沉重,大家都不开心,都舍不得小敏宇离开。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贞慧在孔狱警的陪同下,带着敏宇来到福利院。负责人说,领养敏宇的夫妇是教师,让她不用担心孩子。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贞慧隔着墙,和敏宇告别。天真的敏宇还以为妈妈是在和他玩呢。贞慧调整自己的情绪,跟着孔狱警离开。当她走到福利院门口的时候,似乎听到了敏宇的哭声,又跑回去。敏宇真的在新妈妈的怀中哭闹。贞慧很想上前去哄哄他,可是,她不能。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失去敏宇的贞慧回到监狱里,像丢了魂一样,在大雨中傻坐。淋雨后,贞慧发起了高烧,睡得迷迷糊糊的,梦里全是敏宇。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文玉安慰她:"即使想死想哭也要笑,只有你笑了你的子女也才会笑,该相见的人总会在某个时候相见的。为了那一天的到来,你也不能这样下去,懂我的意思吧?"贞慧抱着文玉痛哭。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缺席了很久,贞慧重新回归合唱团。合唱团在文玉的带领下,越来越好。看守所里已经没有了从前的打架斗殴行为,大家的感情越来越好,变得非常团结。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由美依旧拒绝妈妈的探视。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文玉还是坚持给孩子写信。每个人都在努力地活着。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合唱团里的一位老奶奶刑满出狱了。这时,合唱团也迎来了圣诞节汇演。合唱团的成功,还让文玉等人登上了报纸。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4年后的某天,孔狱警给大家带来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合唱团将以特别嘉宾的身份参加年末举行的全国女子合唱大赛。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有机会能再次看到外面的世界,所有人都很高兴。而且,这次表演结束后,还会给合唱团成员安排与家人见面的时间。这对大家来说,真的是个意外惊喜。

但是所长办公室,电视里却在播放着关于最近连环杀人凶手的案件。因为犯罪的严重性,被废止了13年的死刑将会恢复实施。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胖妹交给孔狱警一封信,让她寄给自己的笔友德波,希望到时他能过来看自己表演。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而花子也通过录音小熊,通知两个女儿到时来跟自己见面。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看着敏宇留下的东西,贞慧心里也渴望自己能再见敏宇一面,可她都不知道如何通知敏宇。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文玉也想通知女儿,但是迟迟没有勇气拨出电话。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和文玉一样的,还有由美,她也没勇气通知妈妈来相见。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孔狱警将她们的一切都看在眼里,于是,孔狱警把胖妹的信寄出去以后,又找到由美妈妈、文玉的女儿以及领养敏宇的人,将演出门票一一给她们。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演出前一天,韩国国会通过决议,正式恢复死刑。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第二天,大家乘坐大巴去演出现场,非常高兴,她们已经好久没有看过外面的世界了。到达目的地,一行人进了场馆内,各种异样的眼光看着她们。由美妈妈、文玉的儿子、肥妹的笔友等全部都准时进场。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这时,贞慧突然听见有人喊敏宇,她忍不住脱离队伍,跟上那个叫敏宇的小男孩。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跟上之后,才知道,这个小男孩并不是她的敏宇。另一边,一直精神紧张的方科长发现贞慧不见了,正生气。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贞慧及时赶了回来,撒谎说自己去上厕所了,被方科长又骂了一次。方科长警告大家,别想趁机逃跑,否则后果自负。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距离演出开始还有半小时,大家都嚷着要上厕所,所以方科长组织她们一起过去。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这时,厕所里一个贵妇在洗手,钻戒摘下来被放在洗手台上。当她看着进来一群犯人,便一脸嫌弃地离开了,钻戒也忘了拿,被包包带着掉到了地上。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贵妇事后发现钻戒不见,一口咬定是被犯人偷了。于是,气势汹汹的女警带着一群手下,闯进了化妆室,要求大家举起双手站好。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女警在化妆室搜不到钻戒,便让犯人全部到走廊外,脱下衣服,让人搜身。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孔狱警指控侵犯人权,她们虽然是犯人,但不能让人这样侮辱。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合唱团的演出也因此被取消了。所有人都忍着泪,脱掉衣服,跪在地上让人搜查。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所长知道情况后,要求方科长马上安排演出,其他的事情他来负责。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方科长跟主办方据理力争,要求演出,否则就控告他们侵犯人权。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所长赶到化妆室,让犯人都将衣服穿上,然后严肃地对警察说:"这些参加演出的犯人都是善类!因为这些人,派出的女警就有数十名,你是说我们监视体系有漏洞吗?如果我们合唱团内有小偷,一切后果由我来负责,听明白了吗?"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所有人回到化妆室,情绪很低迷。方科长处理完事情后,回来告诉大家赶紧准备演出。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大家怀着忐忑的心情上到舞台,此次的精彩演出获得了在场所有人的认同,现场掌声不断。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演出完毕,舞台的灯突然灭了,另一侧,一群五六岁的孩子捧着蜡烛,唱着祝歌,缓缓而来,走在前面的正是贞慧的敏宇。监狱合唱团的所有人和小朋友们一起手牵手,合唱一曲。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表演结束,肥妹去找笔友德波,但是,她并不敢上前相认,而是莫名其妙地拥抱他一下,就这样,她也知足了。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花子和两个可爱的女儿相聚片刻,激动得泪流满面。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文玉和儿子也拥抱在一起。其实,文玉的女儿也来了,只是她看完妈妈的表演后就离开了。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由美妈妈知道女儿不愿意见她,依旧托孔狱警将花送给女儿。由美接过花,跑下去追回妈妈。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小敏宇已经长大了,也改了名字,叫别人做妈妈了。不过,能再见他一面,贞慧已经非常满足了。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在回监狱的路上,贞慧打开敏宇的收养人送给她的礼物,里面记载着敏宇这几年的点滴成长。贞慧泣不成声。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演出过后没多久,上面下达了执行文玉死刑的命令。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孔狱警和方科长都不忍心告诉文玉真相,只让她去和女儿、儿子相聚一晚。女儿终于肯原谅文玉了,抱着她一遍一遍地叫着妈妈。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和女儿和好的文玉心里美滋滋的,很满足。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文玉还安慰贞慧:"总有一天,你的儿子也会理解你的。"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大家都为文玉高兴,嚷着让她请客。欢乐时光短暂,所长把执行死刑的任务交给了方科长和孔狱警。即使方科长和孔狱警再不愿意,也没办法。孔狱警来到监狱委婉地对文玉说,她有探监申请。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大家察觉到不寻常,以前都没人来探望文玉,现在连着两天都有人来。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文玉顿悟,自己的日子到了。但她还是忍着泪和大家开着玩笑。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贞慧将孔狱警推出去,抱着不让文玉去,这一去就是永别了。房里哭成一片。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文玉安慰好大家的情绪,自个走了出去,让孔狱警将自己拷上。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大家目送着这个亦母亦友的亲人。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贞慧带头唱起歌来,送别文玉。其他房间里的人明白发生什么事情后,也忍不住哭泣起来,待在合唱团里的日子,是她们最开心的日子…….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电影《和声》把最高潮的部分放在了全国女子合唱大赛上。在经历了刻苦的训练、漫长的等待和因观众丢失珠宝而遭怀疑被搜身之后,光彩照人的女囚合唱团还是在最后时刻登上了舞台。在这些囚犯看到台下坐着的自己亲人的那一刹那,在这些囚犯的亲人看到台上站着的那些注定还要回到牢房甚至走向刑场却依然投入地演唱着、指挥着的亲人囚犯的时刻,有谁能忍得住奔涌而出的泪水?在那一刻,我们不仅听到了台上传来的美妙和声,更感受到了台上台下由亲情组合成的美妙和声,它们已经脱离了艺术的窠臼,实现了人生境界真善美的大跨越。

金允珍罗文姬《和声》——冷冷的铁窗里洋溢着暖暖真情,活着真好

金允珍《和声》剧照

假若命运一定要安排我们经历一些不同寻常的历程,无论身处何种境地,请一定微笑面对明天,因为你还活着。

  • 评论列表

留言评论